嗜水气单胞菌引起罗非鱼细菌性败血症死亡一例

[病例286] 海南省文昌市潭牛镇一罗非鱼养殖池塘,面积15亩,水深2.5米,1台增氧机,2013年12月一次性放规格17尾/斤的罗非鱼4.5万尾,目前规格6~7两/尾。 2014年5月1日出现死亡,

[病例286] 海南省文昌市潭牛镇一罗非鱼养殖池塘,面积15亩,水深2.5米,1台增氧机,2013年12月一次性放规格17尾/斤的罗非鱼4.5万尾,目前规格6~7两/尾。 2014年5月1日出现死亡,死鱼15尾,用解毒剂解毒,同时减料。 5月2日,死亡30尾。 5月3日,死亡130尾。 5月4日,死亡200尾;用硫代硫酸钠解毒降氨氮。 5月5日,死亡200尾。 5月6日,死亡200尾。 5月7日,死亡240尾。 5月8日,死亡300尾。 5月9日,死亡220尾。 5月10日,死亡160尾,下午3点到现场,测定水温32℃,简易试剂盒测水质指标:pH值8.7,亚硝酸盐0.3mg/L,氨氮0.4mg/L。从塘中取1尾刚死的罗非鱼,体表出血,鳃盖“开天窗”。解剖见烂鳃,鳃上附泥,肌肉出血发红,有腹水,肝脏呈土黄色,脾脏呈暗黑色,肠道空虚,胆囊高度充盈,肾脏有少量出血。分别从腹水、肝脏、肾脏和脑接种到脑心浸液培养基进行细菌分离培养。 5月11日,死鱼175尾,早上客户从塘中取2尾鱼送检,其中一尾病鱼体表出血,解剖见病鱼烂鳃,鳃上附着泥土,腹腔有腹水,花肝,空肠,出血,胆囊严重充盈,肾脏出血。另一尾是没发病的正常鱼。分别从腹水、肝脏、肾脏和脑中接种脑心浸液培养基进行细菌分离培养。经24小时培养,病鱼各接种组织在培养皿上均长出圆形、边缘整齐、隆起、表面平滑,灰白色不透明的菌落,革兰氏染色呈阴性、两端钝圆的短杆菌,经16S rDNA测序鉴定为嗜水气单胞菌。正常鱼未分离出大量细菌。对分离菌分别进行药敏试验,结果显示,分离菌对“出败康”、“鳃皮肠利康”、“鳃肤康”、“氟多力”、“菌炎好迪”、“肠苷康”等药物敏感。 5月11日上午10:00用“氧速保”5瓶调水增氧。 5月12日,死亡150尾。 5月13日,死亡90尾。 5月14日,早上死亡50尾,测水pH值8.3,氨氮和亚硝酸盐测不出,下午死亡65尾。 5月15日,早上死亡45尾,用聚维酮碘消毒。 5月16日,死亡45尾。 5月17日,早上死亡20尾左右,之后每天死10尾左右,23号以后每天死亡2~3尾,病情得到控制。 分析:1、细菌性败血症是淡水鱼类的主要疾病,也是池塘养殖罗非鱼的重要疾病,今年上半年从海南、云南等地发病罗非鱼分离到细菌经鉴定仍然以气单胞菌为主。 2、本病例发病前期,当时海南长期阴雨天气,水质不稳定,氨氮、亚硝酸盐偏高,是罗非鱼发生细菌性败血症的重要诱发因素。 3、通过水质调控,改善水环境和外用消毒剂控制细菌数量可以控制慢性细菌性败血症的死亡,但是死亡数量下降缓慢,本病例在发病初期如果及时配合抗菌药物内服可能很快降低死亡量,减少损失。(利洋研究所 雷燕 张文文 利洋水产药店潭牛店 姚勇提供 2014.06.05):罗非鱼 嗜水气单胞菌 水产养殖
讲座现场。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碧海银沙网讯为了提高我市龟鳖养殖疫病防治能力和养殖技术科技含量,增强我市龟鳖的市场竞争能力,研讨龟鳖养殖过程中的疑难问题和市场发展问题。6月15日,湛江龟鳖协会邀请香港中文大学卢启良教授、华南师范大学周国雄教授为湛江的龟鳖养殖户“传经送宝”。 香港中文大学卢启良教授为广大的养殖户现场解答养殖过程中遇到的疑难问题。 本次讲座受到了广大近千“龟友”的热烈欢迎, 有些“龟友”专门从广州、肇庆等地方驱车前来参见培训学习。讲座上,湛江龟鳖协会邀请香港中文大学卢启良教授、华南师范大学周国雄教授分别从龟鳖养殖、孵化技术与疾病防治等方面深入浅出地作了介绍,并现场为广大的“龟友”解答平常养殖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让“龟友”们受益匪浅。 据介绍,湛江龟鳖协会以协会为依托平台,大力发展湛江的庭院养殖、生态养殖、特色养殖,把分散的养殖农户组织起来,与区域性、全国性大市场对接起来发展湛江市的水产养殖业,通过养殖大户的辐射和带动作用,使湛江龟鳖养殖产业得到不继的发展壮大。:龟鳖协会 龟友水产养殖
制图:蔡华伟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关于大闸蟹和黄鳝使用激素、抗生素的传闻由来已久,事实到底如何?“求证”栏目从今天起推出“关注水产品质量安全”系列报道,从生产、流通、市场等环节调查了解大闸蟹和黄鳝的质量安全状况,以及我国水产品中抗生素等兽药的使用、监管和检测情况。 近日,有网文称:“养殖户用避孕药快速催长大闸蟹;香港卖的大闸蟹都是激素养成的”。网文引起人们的担忧。针对这些说法,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疑问一:用药催大的传言属实吗? 10多年前已被证明是谣言;香港去年至今抽查110个大闸蟹样本,除1例含少量兽药残留外,全部合格 记者搜索发现,这个网帖在网上已经存在10多年,主要由耶鲁大学教授陈志武的一段话和香港《壹周刊》2001年的一篇报道《狂喂抗生素,毒蟹袭港》组成。 记者与陈志武教授联系,他回复说,帖子中引述他的那段话,是他2002年在一个讲座上说的,内容是之前听一位中科院教授所说,但这位教授的名字,因为年代久远,已想不起来了。 香港《壹周刊》的报道当时在香港引发轩然大波,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立即抽取样本做抗生素及雌激素化验。一周后,化验结果公布——27个大闸蟹样本全都合格,食环署认为,“本港售卖的大闸蟹适宜供人食用”,还了大闸蟹一个清白。 时任食环署助理署长的谭丽芬医生介绍,食环署人员在进口、批发及零售层面进行了全面的食物监察行动,所有化验由具有国际认可高素质化验设备的政府化验所进行,化验所对化验食物内含抗生素及雌激素有丰富经验。 谭丽芬同时也解释,有多种抗生素及动物用化学品是准许用于食用动物的,用者应遵守饲养规范,符合相关标准的要求。 10多年前大闸蟹检测全部合格,如今质量如何呢? 香港超过九成的食物来自进口,食品安全监察工作主要由2006年成立的食物安全中心负责。该中心自去年到今年3月期间,分别抽取超过110个大闸蟹、5个黄鳝和超过10个甲鱼样本进行化学及微生物测试。除一个大闸蟹样本被检出不会对健康造成影响的少量兽药硝基呋喃类代谢物外,其余样本全都合格。此前的2009年和2010年,针对大闸蟹的全部检测都显示合格。 据了解,食安中心的化学测试,包括检测兽药残余(例如氯霉素、磺胺类、四环素、硝基呋喃类及孔雀石绿残余)、金属杂质、人造激素、染色料及草酸,微生物测试则检验寄生虫。食物检测抽取分布广泛,既有来自关口,也有来自大闸蟹专卖店、杂货店、超级市场及街市摊档。 疑问二:大闸蟹使用避孕药吗? 专家称不可能,若激素有效反会抑制性腺生长,导致缺少蟹黄和蟹膏 香港市场销售的内地大闸蟹,有一条“安全带”——按国家质检总局《出境水生动物检验检疫监督管理办法》要求,内地供港大闸蟹及其它食用水生动物,必须来自内地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注册的养殖场。香港食安中心也会派人视察内地供港大闸蟹场及供港渔场。虽然香港方面并未发现毒蟹,记者近日还是在大闸蟹的产地进行了调查。 大闸蟹养殖分为湖养和塘养。江苏昆山市巴城镇依偎着阳澄湖,是阳澄湖大闸蟹的产地之一。从4月开始,蟹农毛文清就陆续把池塘里的扣蟹往阳澄湖里放了。“正常情况下,扣蟹要蜕5次壳才能长成成蟹”,毛文清介绍,大闸蟹吃的主要是小鱼、螺蛳、玉米和水草。 听说“避孕药催长大闸蟹”,毛文清连连摇头,“那不可能。螃蟹都是在水底吃食,按传言,投避孕药是在8月—9月,但那个季节我们这儿的水比现在大,药会被冲跑,根本不可能沉到水底。” 那么池塘养殖的螃蟹又如何呢? 梅达明养的是塘蟹,池塘在江苏吴江同里镇,有半个足球场大,水质清澈,塘中水草茂盛。“我养了15年螃蟹,没听说有人给它吃激素或避孕药。”梅达明说,“我欢迎大家来抽查。” 对于传言称在螃蟹最后一次蜕壳时投放避孕药,苏州大学水生生物与生态学系副教授宋学宏非常肯定:“这根本不可能也不现实。”她解释,从生物学角度说,秋分前后螃蟹蜕壳为绿蟹,性腺开始迅速发育;而人们吃蟹喜爱的蟹黄和蟹膏,恰是螃蟹的性腺。“从进化意义上说,螃蟹是低等的无脊椎动物,给螃蟹吃高等脊椎动物避孕药之类的药物,这是无稽之谈。假设投放避孕药有效,不正好抑制了性腺的发育,那么人们喜欢食用没有蟹黄和蟹膏的蟹吗?”她反问。 养殖户不喂激素,但饲料里会不会添加激素呢? 据专家介绍,我国从未批准过激素类药物用于动物促生长,目前,已批准的激素类药物主要是性激素,主要用于种畜繁殖和产科疾病。 张明龙是卖鱼药和饲料的,他指着一袋颗粒饲料说:“这里面主要是鱼粉、豆粕、玉米粉、面粉和矿物质。”有时,张明龙会在饵料里放一种名叫“贝瑞康”的添加剂,“这是一种改善大闸蟹消化道的微生态制剂,不是渔药,也不是激素。” 陆玉弟是江苏一家中型饲料厂的老板。谈到饲料中添加激素,他说“不大可能”。“现在卖饲料,都是养殖户先拿货,等鱼虾上市后再付款,如果添加激素,万一发生不良后果,养殖户就不给钱了。一些饲料厂的利润只有3%—5%,如果质量不好,就得关门。”他说。 陆玉弟承认,以前违规用过一些药物和添加剂。“比如,我以前就用过喹乙醇,这种物质可以加快鱼的长势。”但这个药物也有副作用,鱼容易掉鳞、死亡。据介绍,这种药物在35公斤以下的生猪上可以限量使用,但不允许用于水产养殖。陆玉弟说:“现在检查严格,一旦发现有喹乙醇,至少要罚100万元。” 疑问三:大闸蟹养殖用抗生素吗? 生了病会用适量抗生素,但养殖户多通过净化水质防止病害,用药较少 大闸蟹生病了,要不要吃抗生素?“撒下去就没了,用处不大。”毛文清说,为了提高螃蟹的抵抗力,他种了板蓝根,“30亩水面,2公斤左右的板蓝根就预防疾病了。” 梅达明说:“要想养好螃蟹,水质最重要。水环境好了,大闸蟹就不易生病,就不需要用抗生素。”因为大闸蟹对生长环境的洁净度要求很高,许多养殖户都在养殖场中种植水草来净化水质。 不过梅达明也坦言,池塘养螃蟹,的确会遇到一些病害,需要用药。“得注意用量。药用多了,进入水产市场会检测出残留。现在政府抓得严,一旦发现乱用药,会倾家荡产的。”他说,在隔壁一个镇,一家甲鱼养殖场因为使用了违禁药,被罚了30多万元。 梅达明说,年前把大闸蟹卖光,要把塘里的水放掉,用石灰消毒,然后在太阳下暴晒,在正月十五之后,开始放水,种水草,放养螺蛳,每亩大概投放200公斤螺蛳,3月、4月放养扣蟹。“螃蟹是喜阴的动物,喜欢栖息在水草下,而螺蛳和红蚯蚓是螃蟹喜欢的食物。”4月中旬,扣蟹把螺蛳吃得差不多了,就要给它们喂食颗粒饲料。 要想水质好,控制养殖密度也很重要。“一亩大概只能放800只蟹,多了密度太高就不利于大闸蟹生长了。”他说。 刚从江苏调研归来的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质量与标准研究中心主任宋怿研究员说,江苏现在大力推广螃蟹生态养殖,通过种水草、养螺蛳、降低养殖密度、使用水质调节剂等方式,净化水质,改善螃蟹的生长环境。她表示,等螃蟹生了病再喂药,效果并不明显,养蟹还是要先养水。 宋学宏说,螃蟹养殖产量多数在70公斤/亩左右,与鱼类相比密度很低,而且螃蟹需要的水质条件远比鱼类苛刻。即使发生烂肢病(放养过程中受伤或生长过程中敌害致伤感染病菌所致)等疾病,人们首先做的是水体消毒、微生态制剂调水,辅以少量内服药物包括少量抗生素,只要符合国家规定的标准就没有问题。 袁玉兵大学毕业后,在家乡开了一家渔药店。这家名为“吴江市康盛渔需物资经营部”的小店面积大约20平方米。记者的突然到来,让袁玉兵有些惊讶,不过对于记者查看他的药品,他倒颇显大方。“随便看,不会有禁药的。” 一名养殖户正巧过来,让袁玉兵帮他看看自己养的鲈鱼和鲈鱼苗怎么了。袁玉兵剪下鲈鱼鳃用显微镜检查后说:“这鱼有细菌”,随后给养殖户开了药方。 袁玉兵说:“我开的方子,都要存档,方便有关部门查询。”对于抗生素用量,袁玉兵说:“用量很少,销售额不到2%。”据他介绍,对于一些抗生素,已经有了中药等替代品,“用生姜和辣椒粉炒熟后撒到鱼塘,能杀死白鱼的小瓜虫。” 今年4月,吴江市渔政管理站平望分站对辖区内的18家渔药经营企业进行监督执法检查。吴江市渔政管理站综合科科长孙涛说:“检查发现18家渔药经营企业有11家通过GSP认证。” 有说法称,少量抗生素可以促进动物生长,饲料中容许添加适量的抗生素。对此,农业部有关部门表示,一些抗生素如杆菌肽锌等可抑制畜禽消化道内有害微生物的生长和繁殖,增强畜禽的抗病能力,增进食欲,促进发育,提高饲料转化率,国内外将其用于养殖业抗菌促生长。但不是所有的抗生素都能作为养殖业抗菌促生长。2001年农业部发布了《饲料药物添加剂使用规范》,明确规定土霉素、黏杆菌素、杆菌肽锌等10多种抗生素品种可制成饲料药物添加剂使用,只要使用国家批准使用的品种,并严格按照说明书使用,就不会出现药物残留超标问题。 疑问四:产地监管检测到位吗? 每年都进行异地交叉监督抽查;2009—2011年全国大闸蟹药残检测合格率为97.6% 根据农业部2009—2011年对大闸蟹的产地监督抽查,全国大闸蟹药残检测合格率达到97.6%,其中2009年95.9%、2010年96.9%、2011年100%。检测主要采取监督抽查、异地交叉的方式。检测项目主要包括硝基呋喃类代谢物、孔雀石绿、氯霉素、乙烯雌酚、甲基睾酮、五氯酚钠、喹乙醇。 6月5日,江苏省吴江市公布了5月的食品抽样检测,其中水产品的合格率为100%。 作为江苏省水产品检测中心的分中心,吴江市农产品检测中心每月都要对产地水产品进行抽检。该中心工作人员陈枫介绍,由于水产品的上市有季节性,因此,每个月检测的样本都不一样。“比如,秋天是大闸蟹上市的季节,例行检测就主要针对大闸蟹。” 据介绍,去年10月,香港食环署专门到吴江,对太湖大闸蟹的养殖环境、投入品管理、检验检疫和出口放行等4个环节进行检查。孙涛说:“香港食环署对大闸蟹的安全表示认可。” 江苏省水产质量检测中心副主任吴光红研究员介绍,除了例行检测外,江苏还在3月到5月、6月到9月以及10月,每年分3个批次进行异地抽检。检测参数主要有硝基呋喃类、孔雀石绿、氯霉素、重金属以及贝壳类产品的贝类毒素,做一个样品检测大概需要2000元。吴光红说,以省中心为龙头的水产品质量检测机构承担着全省的检测计划,市县有12个检测站,在抽样检测中实行异地检测,保证公正性。 据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提供的江苏河蟹检测合格率,2009年为96.5%,2010年、2011年均为100%,检测参数为氯霉素、孔雀石绿、硝基呋喃、五氯酚。:大闸蟹 避孕药水产养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