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鱼卵到餐桌,一条放心鱼的养成过程并不那么容易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 湖北日报讯 记者 林建伟 武昌鱼学名团头鲂,俗称鳊鱼,为地理标志公共品牌,武汉、鄂州、荆州等地均有大规模养殖基地。 湖北武昌鱼股份有限公司加工销售武昌鱼不景气,市场上其他商家生存状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 湖北日报讯 记者 林建伟 武昌鱼学名团头鲂,俗称鳊鱼,为地理标志公共品牌,武汉、鄂州、荆州等地均有大规模养殖基地。 湖北武昌鱼股份有限公司加工销售武昌鱼不景气,市场上其他商家生存状况如何? 同台打擂,零售终端上演“三国杀” 昨日,在武汉徐东沃尔玛和武商量贩超市,记者看到,共有3种品牌的武昌鱼礼品盒销售,分别为湖北富农食品工业园有限公司与鄂州市华绿肉类食品有限公司联合生产的鄂州武昌鱼、武汉零点绿色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可可哥”牌武昌鱼,湖北老巴王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生产的清江鱼。 湖北富农食品工业园有限公司是鄂州武昌鱼生产加工的龙头企业,公司研发出“淡水鱼制品”“畜禽制品”“面食糕点”“沙湖蛋制品”等系列名优美食。 湖北老巴王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加工销售的清江鱼品种,包括武昌鱼、白鲢,另外进行鱼籽卷、鱼豆腐等延伸产品。除进驻沃尔玛超市外,还在天猫开了专卖店。 武汉零点绿色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销售精武鸭脖、武昌鱼、孝感麻糖、洪湖鸭等省内特色产品。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16年加工的“可可哥”牌武昌鱼,销售额突破5000万元。 公司以销售精武鸭脖起家,2008年,考虑到精武鸭脖和武昌鱼作为湖北特产,具有相同销售渠道,零点食品公司委托武汉市江夏金口八一渔业食品有限公司加工武昌鱼,2010年将后者收购。 近几年,为推广“可可哥”牌武昌鱼,公司每年投入市场宣传推广超过200万元。在公司负责人看来,200万元的宣传费用不是小数目,“武昌鱼加工销售利润很薄,但市场竞争激烈,营销推广是必要投入。” 市场风险大,加工企业纷纷转型 目前,武汉零点绿色食品有限公司与十几家武昌鱼养殖户签订了合作协议。但在公司负责人看来,这依然无法平抑生鱼价格波动风险。 上月,公司收购的去鳞生鱼7.5元/斤,而去年初价格6元出头,价格上涨超过20%。原因一是鱼饲料价格上涨,养殖成本上升;二是2015年武昌鱼价格偏低,养殖户不赚钱,减少养殖量。“市场面临收不到鱼的情况。”公司相关负责人算了笔账,公司收购生鱼价格上涨超过20%,而在零售环节,市场竞争激烈,销售价格只上涨5%,利润正在减少。 鄂州东塔食品工贸有限公司销售精武鸭脖和长港牌武昌鱼,公司2015年武昌鱼销售收入2600万元。公司负责人洪斌坦言,由于活鱼收购价格波动较大,目前武昌鱼加工销售业务几乎没有利润。2015年底至2016年上半年,该公司武昌鱼加工销售一直亏损,生鱼价格上涨是重要原因,武昌鱼去年是保本,用精武鸭脖的收入来维持公司运营。 加工企业能否承包水域搞养殖,控制原材料成本?洪斌认为,农产品自身利润薄,加工企业延伸到养殖环节,人力物力不够。 2006年,鄂州市从事武昌鱼加工的企业有18家。近两年,已有3家转行,另有4家准备改行。鄂州市水产局对该市10多家加工企业调查,平均利润率不足10%。 对于同行转型,洪斌认为这是无奈之举,“价格不稳定,市场容量只有那么大,企业越多,份额就越小。” 协会发力,能否避免“公地悲剧” 2006年,鄂州武昌鱼原产地证明商标获国家工商总局批准,鄂州武昌鱼2010年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 目前,该市鄂州武昌鱼协会有团体会员24家,个人会员超过1000人,2015年武昌鱼养殖及加工企业总产值超过13亿元。 鄂州市水产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鄂州武昌鱼在品牌经营方面较为滞后。市场品牌运作需要较大费用,这对武昌鱼产业来说难度较大,不少企业还停留在家族制、小作坊、小工厂模式,技术创新能力不强,企业做品牌、做大做强的意识淡薄。 专家分析,武昌鱼的困境和养殖业的属性相关,因为养殖业技术含量不高、进入门槛低、产品很难差异化。当产品没有差异化时,若有一家企业创出品牌,其他企业就可以搭上这个品牌“便车”,获取收益。 然而,一个品牌被多家企业共享,决定了每家企业都不愿投入更多资金去创造和维护该品牌,结果便是陷入“公地悲剧”。 洪斌认为,做大做强鄂州武昌鱼公共品牌,要以保证产品质量为前提,“协会要有门槛和标准,不能拉那么多企业进来,必须拿到生产经营许可证,不能滥用添加剂,协会要进一步发挥作用。” 华中农业大学水产学院教授王卫民建议,省内武昌鱼加工企业要横向延伸和纵向扩展,规避单一运作带来的市场风险。以武昌鱼为主,但不能只做武昌鱼。除了加工成礼品盒包装外,还可以向鱼丸子、鱼糕、鱼子酱等深加工领域延伸。 :地标品牌 “公地悲剧” 水产养殖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

镜泊湖上,渔工们将捕获的鱼装上卡车。王金成摄

卧龙湖上,渔工抱着捕上来的头鱼合影。本报记者 何 勇摄

镜泊湖冬捕现场。王金成摄 6日,第六届镜泊湖冬捕节在黑龙江牡丹江市镜泊湖西湖岫冰面上举行。在高亢的号子声中,拉网的马轮开始绞动,800多米长的大网从冰洞中渐渐滑出,胖头鱼、鲫鱼、鲤鱼等随之跃出水面,呈现“万尾鲜鱼出冰湖”的壮观景象。 “头鱼放生咯!”总把头张菁华喊起,18斤的头鱼在放生口被放归冰湖,重获新生,传递着当地感恩大自然和保护生态的意识。据悉,镜泊湖冬捕历史悠久,有记录的冬捕可追溯到辽金时期。作为中国最大、世界第二大的高山堰塞湖,镜泊湖水质澄清、水产丰富、鱼肉鲜美,历史上最多一网产量为86万斤,创全国冬捕纪录。今年镜泊湖的冬捕活动将持续到2月份。 1月7日,辽宁省沈阳市康平县卧龙湖上以冬捕为主的大辽文化冬捕节开幕,吸引了众多游客。本次冬捕第一网两条鲤鱼总重达56斤。“昔日冬捕渔猎盛景,今日再现,不容易!”居住在卧龙湖边的一位村民说。 卧龙湖面积120余平方公里,位于沈阳市北部,距离科尔沁沙地只有几十公里,是阻止科尔沁沙地南侵辽宁中部城市群的天然生态屏障。自古以来就是当地少数民族渔猎之地,尤其有冬捕习俗。上个世纪末以来,卧龙湖遭到竭泽而渔式的过度开发利用,曾经干涸、裸露,成为风沙源头。经过几年的保护涵养,卧龙湖恢复了生机,库容量达1亿立方米,水域面积达127平方公里。 :昔日 冬捕 渔猎 盛景 今日再现 水产养殖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 记者 冯芸清 定制的标准化自产饲料,调控好的水,防病治病不用药……从鱼卵到餐桌,一条放心鱼的养成过程并不那么容易。 孵化鱼卵的专用恒温孵化车间里,四面墙壁上的空调24小时不停,靠窗户的地方还放置暖气片,每个放置鱼卵的水桶里面都有连接着空气压缩泵的管道不间断供氧。 已经孵化出来的鱼苗会被移到旁边更大的温室车间进行可控培苗。“这里的温度也有要求。” 广州市金洋水产养殖有限公司董事长潘淦指着池子里的一根U形管说,“笋壳鱼是热带鱼,水温不能太低,这根管子是空心的,天气冷的时候里面通上热水来给池水加温,就像北方的室内供暖。” 鱼苗将会在这个温室车间生长20多天,其间摄食该公司自己培育的轮虫,然后转移至室外池塘,直到出售前都喂食定制的饲料。 “大自然的鱼从不吃药为什么不会病死?要让养殖的鱼无毒无害,就应全程都不使用药物。”潘淦说。 水产业内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多次违禁药物检出都跟散户直接相关,而大型企业往往涉及出口以及常规检测,会更加注意品控。只不过,受制于养殖条件,当前水产养殖散户居多,他们的管理水平低,可控性差,私自添加违禁药品情况依然突出。今后要做到规范化养殖,需要从根本上改变散户不可控的局面,并进一步规范市场。 标准化的定制饲料 农业部部长韩长赋日前在全国农业工作会议上表示,绿色是农业的本色,绿色发展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本要求。2016年我国水产健康养殖示范面积比重达到51%,2017年要推进我国农业发展更绿色、更安全。 农业部近日印发《全国渔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提出新创建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场2500个以上、健康养殖示范县50个以上,健康养殖示范面积达到65%。 作为广东省省级水产良种场,金洋公司是农业部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场之一,主打笋壳鱼、鲃鱼、鲫鱼、加州鲈、泥鳅等20多种产品。 潘淦称,从选育开始,每一步都要经过精心“设计”。以笋壳鱼为例,首先选择澳大利亚笋壳鱼和泰国笋壳鱼亲本进行杂交,因为杂交出来的后代抗病性强。 “只有饲料自己生产才能保证原材料质量可控,我们会根据不同种类的鱼定制不同配方的饲料,这也是保障安全的重要一环。”潘淦说。 湛江国联水产开发有限公司同为农业部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场,该公司养殖事业部负责人冉春丽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们也早已实现无药养殖,且同样选择自己生产饲料。 “以罗非鱼为例,种鱼是从世界渔业中心引进的。拿到种鱼后,要经过四次严格选育,才能用来做生产。同时,由于鱼生长的不同阶段所需营养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生产不同的饲料保证鱼的营养。”冉春丽说。就像婴幼儿奶粉的1段、2段、3段一样,饲料分为0号料、1号料、2号料等,根据鱼不同的生长阶段而选择营养匹配的饲料。 “定制的饲料也是标准化的饲料,所有养殖场都是按照这个标准来做,这相当于一条养好罗非鱼的规律。” 养鱼就是养水 在潘淦看来,养鱼就是养水,水环境的好坏至关重要,“水体是养殖生物赖以生存的环境因子,养殖水体的好坏,直接影响养殖品种的品质及健康。水产养殖,调水是关键。” 除了配备水质在线监测的仪器设备、定期换水、清理排泄物等常规手段,金洋公司还给每个养殖场都连接在线监控,甚至对水源都有十分严格的要求。 就在标准养殖池的旁边有个将近10亩的水塘,水质清澈见底,可以看见白色的抽水管穿塘而过,里面并未养殖任何鱼虾。潘淦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是蓄水塘,专门用来沉淀过滤水源的,也是“养水”的第一道工序。 “从河里把水先抽到这个塘里进行沉淀,同时,你看到这个池塘周围的水草都是我们有意种植的,目的是利用植物的根系净化水体。这样既可以不用任何药物,也不会消灭水体本身所含的微生物及营养。”潘淦说。 需要用水时,把水体抽提至净水塔,再经过二级沙滤、泡沫分选、离子吸附器、水能量激活系统,最后才能被用来养殖及育苗生产。 国联水产则配备了独立的进排水系统,每个池塘进水和排水分开,避免交叉污染。同时,也对水质进行实时监控,并根据水质变化调整换水频率。 冉春丽表示,不论使用何种水质改良剂,关键是必须符合国家标准,也就是这个调水产品必须是有资质的、有检测合格报告才行。 而最健康的水环境无疑是最接近自然的水环境,也就是营造一个小型的生态链。根据不同养殖生物间的共生互补原理,利用自然界物质循环系统,使不同生物在同一环境中共同生长,保持生态平衡、提高养殖效益。 比如,国联水产会在主要养罗非鱼的池子里混养一些鳙鱼,因为罗非鱼喜欢在水体上层,排泄的东西会被在水体下层的鳙鱼吃掉。再比如,金洋公司在养殖南美白对虾的鱼塘里混养适量的鲃鱼等鱼类,利用鲃鱼把死虾、病虾吃掉。此外,还可以选择轮养的方式来保持水体健康。“今年养虾,明年养鱼,让鱼塘的基础还原到优良,这就像农民用轮种来改善土壤质量一样。”潘淦说。 不用药的防病治病 尽管罗非鱼的抗病性比较好,但仍免不了会生病,如何在不用药的情况下防病治病?用物理手段。冉春丽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罗非鱼在高温的环境下容易发生消化问题,那么在高温到来时就要马上调整饲料的配方和投喂量,每半个月测一次各鱼塘鱼的生长速度,包括体高、体长、体重、厚度等,判断生长到什么阶段,再通过解剖一些鱼,来看鱼的肠胃情况如何。 另外,高温时罗非鱼还容易感染链球菌,一旦发现有个别鱼生病,除了将其隔离出来,还要对整个水体消毒,同时控制投料,直到度过高温期后再调整。 金洋公司同样也选择物理手段防病治病,比如停料、净化水体、隔离病鱼等等。潘淦认为,只要保证水体健康,就不会出现大范围发病的情况。控制密度也很重要,密度太大不仅影响鱼的生长速度,还容易导致水体污染引发疾病。 “在实际养殖过程中很多农户还是比较传统,有些人在繁育过程中使用孔雀石绿进行消毒,药物残留从受精卵阶段就已经带有,很多鱼特别是斑点叉尾鮰、泥鳅,一检测就不合格了。另一种可能的情况是,虽然养殖过程中不放,但是上世纪80~90年代长期使用药物残留在池塘深层的土壤里,一旦推塘翻塘药物就重新进入鱼体内。此外,很多药物生产单位在制作渔药的过程中可能放了违禁药物的成分,但名称改变了,农户在检测手段上比较缺乏,分辨不了,也就很难防范这些风险。”潘淦说。 而以上情况在规模化的养殖场一般不会出现,潘淦建议,个体农民应抱团成立合作社或者公司,从技术上、管理上都有制度来防范风险,实现绿色养殖。 :鱼卵 餐桌 放心鱼 养成过程水产养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